<menuitem id="zhfll"><strike id="zhfll"></strike></menuitem><var id="zhfll"><dl id="zhfll"><listing id="zhfll"></listing></dl></var><var id="zhfll"></var>
<menuitem id="zhfll"><strike id="zhfll"></strike></menuitem>
<var id="zhfll"><video id="zhfll"><thead id="zhfll"></thead></video></var>
<var id="zhfll"></var><menuitem id="zhfll"></menuitem>
<var id="zhfll"><video id="zhfll"></video></var><cite id="zhfll"><video id="zhfll"></video></cite>
<var id="zhfll"></var>
<var id="zhfll"><strike id="zhfll"><thead id="zhfll"></thead></strike></var>
<var id="zhfll"><video id="zhfll"></video></var><var id="zhfll"></var><cite id="zhfll"><video id="zhfll"><menuitem id="zhfll"></menuitem></video></cite>
 

第02版:學者評論

版面概覽

上一版  下一版   

 

2022年04月29日 星期五

 
 

放大  縮小  默認  上一篇   下一篇

 

突破傳統勞動保護框架的時機已經到來

□張榮芳

近年來,依托互聯網平臺就業的網約配送員、網約車駕駛員、貨車司機、互聯網營銷師等新就業形態發展迅猛,勞動者數量大幅增加。根據國家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報告(2021)》,2020年共享經濟參與者人數約8.3億人,其中服務提供者約8400萬人,占全國就業人數的11%。新業態為我們的生活和社會經濟發展帶來巨大變化的同時,其從業人員的休息權、職業傷害以及醫療保障等問題亦日益突出。

為適應新就業形態勞動者保護需要,國家有關部門亦在探索平臺從業人員的勞動權利保護措施和社會風險分攤機制。2021年7月,人社部等八部門聯合發布了《關于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指導意見》,明確為不完全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但企業對其進行勞動管理的勞動者,在公平就業、勞動報酬、休息、勞動安全、社會保險等方面提供一定的制度性保護。2021年12月修改的《工會法》亦對新業態就業形態的變化進行了部分調整。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關照了平臺從業人員最迫切的保護需求,但因相關規范措施只是一些框架性的意見,具體措施還有待進一步完善;  《工會法》賦權工會組織與平臺進行集體協商,并督促平臺在獎懲制度和算法管理方面遵循公開性和合理性要求,其強制力和效果有待觀察??傮w而言,平臺從業人員的休息權、工傷和醫療保險問題尚未從根本上得到解決。

新業態從業人員勞動保障問題,主要源于其工作方式與傳統勞動保障模式的沖突。我國勞動保障制度建立在典型就業形態基礎上,勞動者享有的休息休假權和最低工資保障,以及在遭遇工傷、疾病等勞動風險時享有工傷保險和醫療保障的權利,均以與用人單位之間存在勞動關系為基礎和前提。新業態從業人員,不論眾包還是專送,都是通過平臺設計的APP提供服務。他們雖然接受平臺的算法約束和獎懲機制管理,但勞動獨立、工作相對自由且場所不固定,僅按照工作量獲取報酬,不完全具有傳統勞動法規定的從屬勞動特點,難以與平臺形成法定的勞動關系,無法納入現行勞動法和社會保險法的保障體系。

目前,我國《勞動基準法》已納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立法規劃,突破傳統勞動保護框架的時機已經到來。該法是國家通過強制性規范明確用人單位為勞動者提供最低標準勞動保護的規范,在整個勞動法體系中發揮著最基礎、最有力的保護作用。在平臺勞動者中,部分人員特別是眾包騎手,他們勞動的獨立性和自主性強,身兼多份工作,與傳統勞動關系中的勞動者提供勞動的方式差異明顯,可以暫由其自主與平臺協商雙方的權利義務。而其他不完全具有勞動關系但服從平臺一定管理,接受平臺派單,嚴格遵守平臺算法規則,工作和休息狀態無法自主確定的從業人員,建議立法機關將他們納入《勞動基準法》保護范圍,給予這部分平臺從業人員與典型就業勞動者相同的休息權;同時強化工會與平臺的集體協商,賦權從業人員通過工會組織督促平臺制定合理的算法管理與獎懲制度,根據平臺的服務特點確定不同的工時制度和休息休假方式。

社會廣泛關注的平臺從業者的職業傷害保障可以通過現有的工傷體系解決。目前廣東、浙江、江西等省已開展了新業態從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亦將平臺從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險制度構建納入今年的政府工作規劃??偨Y各地試點經驗,國家立法機構應適時出臺平臺勞動者職業傷害保障的頂層設計,直接將平臺勞動者納入職工工傷保險體系。這樣不僅可以降低建構新體系帶來的制度成本,而且從保險的大數法則看也能大大提升工傷保險基金的抗風險能力。

按照現行制度設計,靈活就業人員既可以進入職工醫療保險體系,也可以參加居民醫療保險。職工醫療保險建立在穩定就業關系上,由職工和用人單位繳費,預防職工當期醫療風險和累積職工退休后的醫療保障權益,保險費負擔重,且在職累積繳費年限一般長達20-30年方能在退休后享受醫保待遇。鑒于平臺勞動者就業時間和收入的不穩定、就業地點靈活及無用人單位繳費等特點,將其納入居民醫療保險體系更合適。保險待遇雖略低于職工,但繳費負擔較輕,靈活性高,更能契合平臺勞動者的工作特點和保障需求。

(作者系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導,中國社會法學研究會副會長)

 

 

內 容 版 權 歸 報 社 所 有

上海法治報
亚洲久久视频精品网、思思热久久视频精品网、久久热视频只有精品 在线视频网、久久在线视频精品网址、久久草久久日中文字幕、久在线视频精品最新网址、久久精品视频只有18、久久热99热精品店视频、久久18视频精品网站、久久精品视频在线看18